以国安规格抗疫:谈“整体社会”方针之必要 | Covid-19 a national security concern, calls for whole-of-society approach

以国安规格抗疫:谈“整体社会”方针之必要 | Covid-19 a national security concern, calls for whole-of-society approach

COMMENTARY Social City Good Governance healthcare MAC 17, 2020以国安规格抗疫:谈“整体社会”方针之必要Covid-19 a national security concern, calls for whole-of-society approach 文/郭艾薇与许瑞庆医生 世界卫生组织截至3月16日早上8点(马来西亚时间)的数据显示,全球已有150个国家受到2019冠状病毒(Covid-19)的影响,确诊人数高达16万2711人(近半为痊愈者),有6443人死亡。早前,世卫组织已宣布把2019冠病疫情定为“全球大流行”(pandemic)的级别,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指“我们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公共卫生危机”。 在马来西亚,2月27日至3月1日于大城堡清真寺举行的伊斯兰传教士集会(tabligh)约有1万5000人出席,恐怕已让马来西亚的疫情加倍恶化,带来第二波更大的蔓延。短短三天内,马来西亚就有356宗新病例,截至3月16日下午5点的确诊人数已飙升至553人。政府已尝试追踪参与者,至今约有7000人现身。事情虽说还未完全失控,但政府实在没有松懈的余地,接下来必须采取更严厉的措施以防更糟糕的情况。 因此,2019冠病疫情不再只是公共卫生课题,而是深深影响马来西亚社会与经济的国家安全课题。马来西亚必须以整体政府、整体社会的治理方针,来回应疫情。 国家安全理事会(NSC)在遏止疫情方面,应扮演关键的统筹角色。国安会须召开包括卫生部长在内的特别会议,商讨对抗疫情的措施,包括:(一)医疗体系是否准备就绪;(二)公共安全与保护措施;(三)通讯与社会醒觉工作;(四)经济的韧性。 国安会要以应对国安课题的规格来处理上述问题,并且定期开会观察疫情的变化,做出适当的政策调整,同时鼓励民间参与促成政府与私人界的合作,共同抗疫。 首先,马来西亚急需加强医疗体系和医院设备,以应对眼前的挑战。除了政府医院外,私人医院与军事医院如今也要和民事机关携手,共享医疗设施以做好接收更多病患的准备(马来西亚每1000人口只有1.98个医院床位,低于发达国家的2.5个平均医院床位)。私人医院也能提供医护人才,在抗疫工作中辅助政府医院,并给予民众可负担的医疗服务。私人医院也能依据卫生部的指南,由院方设定医院应对2019冠病疫情的作业程序。政府要调派更多医护人员到前线战疫,同时给予他们福利上最大的照顾。 政府要有明确的措施和指示,减少人群聚集、取消公众活动、对疫情严重的国家和地区实施旅游与航班禁令,以及进行强制检测或强制自我隔离措施。专家学者建议采取“压平曲线”的策略,把疫情尽可能压在医疗体系可负荷的能力范围内,有些城市也选择了封城。大家也别忘了长时间曝露在人群中的警察、机场人员、移民局官员等,也是染病的高风险族,政府要对他们的健康给予额外关注。 确保日用品供应充足 此外,政府要加强管制各类生活必需品的生产、分销及定价,包括洗手液、口罩还有其他家庭用品等,确保市场上不会面对供应短缺,尤其是民众因恐慌而疯狂囤货。政府也要确保行动不便者如乐龄人士,依然可以直接买到必需品。对于更为弱势的群体,政府应安排派赠必需品帮助他们。马来西亚厂商联合会应探讨如何在短期内增加生产(同时保障加班工人的福利、权益,职业安全与卫生),也提高厂商的生产力以确保货源的充裕。 通讯与媒体工作也是抗疫不可或缺的一环,尤其是资讯爆炸的年代里充斥着假新闻,包括一些似是而非、半真半假的资讯,在不经查证的情况下在社交媒体广传。政府要培养民众的媒体识读能力,并且引导他们从正确的管道获取资讯,避免造成混淆和不必要的恐慌。政府应提供的资讯包括了疫情的数据、防疫宣导,以及求助管道(如最近的指定医院、电话热线等)。政府领导人也要适时给民众信心喊话,就以新加坡和纽西兰为例,两国总理李显龙与阿德恩分别在各自的社交媒体平台,透过影片用直接并创意的方式向国人汇报政府的抗疫进展。众所周知,无论是官方媒体或社交媒体都一样重要,政府必须给予同等的努力。 政府也要知道2019冠状病毒的传播已不只局限在城市地区,国际游客的流动性已把病毒带往乡区。大城堡传教士集会的参与者,也正是来自马来西亚全国各地。有关防疫的社会醒觉运动,不能只是在城市推广,也应该深入资讯相对不发达的偏远乡区。 别忽略社会边缘群体 最后,政府在防疫工作中也不应该忽略社会的边缘群体,包括外劳、难民、无国籍人士与囚犯。截至2019年,马来西亚有176万名外劳,还有17万8990名登记的难民和寻求庇护者,但估计还有多达600万的非法移民。这些边缘群体居住在社会的死角中,不受政府的管制,也不获医疗保障或接受马来西亚的医疗服务,有些甚至不谙马来西亚在地语言。不过,病毒在传染的过程中,并不会辨识人们的护照,也不会去管一个人的法定地位。如果病毒在这些社群蔓延,政府更加难以检测和控制。 政府要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暂时放缓移民政策,让那些疑似感染的非法移民能够安心求助。透过与相关的非政府组织合作,政府可在外劳和难民社群提供免费检测,并使用他们的母语推动防疫宣导。同时,监狱局也要做好防疫的万全准备,即便监狱目前还没有任何确诊病例。以监狱的拥挤状况和环境条件来看,一旦病毒入侵后果将不堪设想。 在一般人的传统思维中,国家之间的冲突、领土主权纠纷,还有恐怖分子或海盗的威胁等,这些才称得上所谓的国家安全课题。殊不知全球大流行(pandemic)与流行(epidemic)疾病爆发,还有食品安全、气候变迁、自然灾害等,通通都是危及社会福祉的国安课题(或称为非传统安全课题)。持平而论,马来西亚国安会以首相为主席,成员包括副首相、国防部长、内政部长、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政府首席秘书、武装部队总司令和全国警察总长,在制度上允许国安会从多方面应对各种传统与非传统国安课题。可惜的是,国安会每三个月只召开一次会议,根本不足以应对日益变化的国安课题,遑论全球大流行的2019冠病疫情。 未来,国安会的职能还有待加强,且必须能够第一时间回应国安课题,并且协调所有安防机关,避免各个单位各自为政。如今国防部长依斯迈沙比里也是统筹安防社群的高级部长,理应在这方面扮演更吃重的角色。此外,州政府维护国安的角色也不容低估,国安会必须确保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可以全面配合。 长远而言,马来西亚需要制度上的范式转移,也希望政府从这次的疫情中,学习并加强危机的应对与管理。我促请政府把2019冠病疫情视为国安课题,展现政治意愿与领导魄力,并且采取“整体社会”方针带领全国人民共同抗疫。  — First published in MALAYSIAKINI on 17 March 2020.  RESEARCHPILLARS ECONOMY OF TOMORROW 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