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Parliaments function in a time of crisis

How Parliaments function in a time of crisis

COMMENTARY institutional reform good governance democracy Mac 31, 2020How Parliaments function in a time of crisis By Fakhrurrazi Rashid Three days after becoming the Prime Minister of Britain, Winston Churchill attended a parliament session…

以国安规格抗疫:谈“整体社会”方针之必要 | Covid-19 a national security concern, calls for whole-of-society approach

以国安规格抗疫:谈“整体社会”方针之必要 | Covid-19 a national security concern, calls for whole-of-society approach

COMMENTARY Social City Good Governance healthcare MAC 17, 2020以国安规格抗疫:谈“整体社会”方针之必要Covid-19 a national security concern, calls for whole-of-society approach 文/郭艾薇与许瑞庆医生 世界卫生组织截至3月16日早上8点(马来西亚时间)的数据显示,全球已有150个国家受到2019冠状病毒(Covid-19)的影响,确诊人数高达16万2711人(近半为痊愈者),有6443人死亡。早前,世卫组织已宣布把2019冠病疫情定为“全球大流行”(pandemic)的级别,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指“我们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公共卫生危机”。 在马来西亚,2月27日至3月1日于大城堡清真寺举行的伊斯兰传教士集会(tabligh)约有1万5000人出席,恐怕已让马来西亚的疫情加倍恶化,带来第二波更大的蔓延。短短三天内,马来西亚就有356宗新病例,截至3月16日下午5点的确诊人数已飙升至553人。政府已尝试追踪参与者,至今约有7000人现身。事情虽说还未完全失控,但政府实在没有松懈的余地,接下来必须采取更严厉的措施以防更糟糕的情况。 因此,2019冠病疫情不再只是公共卫生课题,而是深深影响马来西亚社会与经济的国家安全课题。马来西亚必须以整体政府、整体社会的治理方针,来回应疫情。 国家安全理事会(NSC)在遏止疫情方面,应扮演关键的统筹角色。国安会须召开包括卫生部长在内的特别会议,商讨对抗疫情的措施,包括:(一)医疗体系是否准备就绪;(二)公共安全与保护措施;(三)通讯与社会醒觉工作;(四)经济的韧性。 国安会要以应对国安课题的规格来处理上述问题,并且定期开会观察疫情的变化,做出适当的政策调整,同时鼓励民间参与促成政府与私人界的合作,共同抗疫。 首先,马来西亚急需加强医疗体系和医院设备,以应对眼前的挑战。除了政府医院外,私人医院与军事医院如今也要和民事机关携手,共享医疗设施以做好接收更多病患的准备(马来西亚每1000人口只有1.98个医院床位,低于发达国家的2.5个平均医院床位)。私人医院也能提供医护人才,在抗疫工作中辅助政府医院,并给予民众可负担的医疗服务。私人医院也能依据卫生部的指南,由院方设定医院应对2019冠病疫情的作业程序。政府要调派更多医护人员到前线战疫,同时给予他们福利上最大的照顾。 政府要有明确的措施和指示,减少人群聚集、取消公众活动、对疫情严重的国家和地区实施旅游与航班禁令,以及进行强制检测或强制自我隔离措施。专家学者建议采取“压平曲线”的策略,把疫情尽可能压在医疗体系可负荷的能力范围内,有些城市也选择了封城。大家也别忘了长时间曝露在人群中的警察、机场人员、移民局官员等,也是染病的高风险族,政府要对他们的健康给予额外关注。 确保日用品供应充足 此外,政府要加强管制各类生活必需品的生产、分销及定价,包括洗手液、口罩还有其他家庭用品等,确保市场上不会面对供应短缺,尤其是民众因恐慌而疯狂囤货。政府也要确保行动不便者如乐龄人士,依然可以直接买到必需品。对于更为弱势的群体,政府应安排派赠必需品帮助他们。马来西亚厂商联合会应探讨如何在短期内增加生产(同时保障加班工人的福利、权益,职业安全与卫生),也提高厂商的生产力以确保货源的充裕。 通讯与媒体工作也是抗疫不可或缺的一环,尤其是资讯爆炸的年代里充斥着假新闻,包括一些似是而非、半真半假的资讯,在不经查证的情况下在社交媒体广传。政府要培养民众的媒体识读能力,并且引导他们从正确的管道获取资讯,避免造成混淆和不必要的恐慌。政府应提供的资讯包括了疫情的数据、防疫宣导,以及求助管道(如最近的指定医院、电话热线等)。政府领导人也要适时给民众信心喊话,就以新加坡和纽西兰为例,两国总理李显龙与阿德恩分别在各自的社交媒体平台,透过影片用直接并创意的方式向国人汇报政府的抗疫进展。众所周知,无论是官方媒体或社交媒体都一样重要,政府必须给予同等的努力。 政府也要知道2019冠状病毒的传播已不只局限在城市地区,国际游客的流动性已把病毒带往乡区。大城堡传教士集会的参与者,也正是来自马来西亚全国各地。有关防疫的社会醒觉运动,不能只是在城市推广,也应该深入资讯相对不发达的偏远乡区。 别忽略社会边缘群体 最后,政府在防疫工作中也不应该忽略社会的边缘群体,包括外劳、难民、无国籍人士与囚犯。截至2019年,马来西亚有176万名外劳,还有17万8990名登记的难民和寻求庇护者,但估计还有多达600万的非法移民。这些边缘群体居住在社会的死角中,不受政府的管制,也不获医疗保障或接受马来西亚的医疗服务,有些甚至不谙马来西亚在地语言。不过,病毒在传染的过程中,并不会辨识人们的护照,也不会去管一个人的法定地位。如果病毒在这些社群蔓延,政府更加难以检测和控制。 政府要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暂时放缓移民政策,让那些疑似感染的非法移民能够安心求助。透过与相关的非政府组织合作,政府可在外劳和难民社群提供免费检测,并使用他们的母语推动防疫宣导。同时,监狱局也要做好防疫的万全准备,即便监狱目前还没有任何确诊病例。以监狱的拥挤状况和环境条件来看,一旦病毒入侵后果将不堪设想。 在一般人的传统思维中,国家之间的冲突、领土主权纠纷,还有恐怖分子或海盗的威胁等,这些才称得上所谓的国家安全课题。殊不知全球大流行(pandemic)与流行(epidemic)疾病爆发,还有食品安全、气候变迁、自然灾害等,通通都是危及社会福祉的国安课题(或称为非传统安全课题)。持平而论,马来西亚国安会以首相为主席,成员包括副首相、国防部长、内政部长、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政府首席秘书、武装部队总司令和全国警察总长,在制度上允许国安会从多方面应对各种传统与非传统国安课题。可惜的是,国安会每三个月只召开一次会议,根本不足以应对日益变化的国安课题,遑论全球大流行的2019冠病疫情。 未来,国安会的职能还有待加强,且必须能够第一时间回应国安课题,并且协调所有安防机关,避免各个单位各自为政。如今国防部长依斯迈沙比里也是统筹安防社群的高级部长,理应在这方面扮演更吃重的角色。此外,州政府维护国安的角色也不容低估,国安会必须确保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可以全面配合。 长远而言,马来西亚需要制度上的范式转移,也希望政府从这次的疫情中,学习并加强危机的应对与管理。我促请政府把2019冠病疫情视为国安课题,展现政治意愿与领导魄力,并且采取“整体社会”方针带领全国人民共同抗疫。  — First published in MALAYSIAKINI on 17 March 2020.  Posts navigation PREVIOUS RESEARCHPILLARS ECONOMY…

反酒驾和反贪腐必须并行 | Anti-drunk driving and anti-corruption should be hand in hand

反酒驾和反贪腐必须并行 | Anti-drunk driving and anti-corruption should be hand in hand

COMMENTARY institutional reform good governance democracy FEB 14, 2020 反酒驾和反贪腐必须并行 Anti-drunk driving and anti-corruption should be hand in hand   文/官世峰   为了进一步遏止酒驾和毒驾的恶行,内阁已同意检讨相关法令条文,研拟修法加重刑罚惩治罪成者。然而,严刑峻法是否能起到真正的吓阻作用,最终还是要回归到警察执法,甚至是贪腐的问题。 按照现行的《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酒驾者罪成将被罚款1000至6000令吉,还可被处以最多1年监禁,再犯者则是罚款2000至1万令吉,且可被监禁最多2年(第45A条文)。酒驾或毒驾以致他人伤亡,罪成将被判处入狱3至10年,以及罚款8000至2万令吉(第44条文)。 除了提高刑罚的力度,政府也会检讨定义酒驾的呼气、血液与尿液酒精含量标准,尤其是现有的规定较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来得宽松。 须根治贪腐文化 严格来说,喝酒后在车上休息或睡觉等酒醒,其实也是一种违法的行为。若一个人因酒醉或用药而不适宜开车,却又被发现在车上,即便车子没有启动引擎,亦会在现行法令下受到对付,罪成将被罚款最高1000令吉,并可被判处坐牢最多3个月,再犯者罚款2000至6000令吉,还有可被监禁最多1年(第45条文)。这项条文看似多馀,但其意义和重点旨在预防酒驾行为,在悲剧发生前尽可能防患于未然。 现行法令已包含了从预防到惩罚的条文,多方面打击酒驾,但有效吓阻酒驾与否的关键,并不仅仅在于法令本身,还包括了作为执法者的警察。 国际透明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全球贪污趋势指数(Global…

清廉指數佳績鼓舞改革 | Malaysia climbs up in global Indices: a motivation to reform

清廉指數佳績鼓舞改革 | Malaysia climbs up in global Indices: a motivation to reform

COMMENTARY institutional reform good governance democracy FEB 8, 2020清廉指數佳績鼓舞改革Malaysia climbs up in global Indices: a motivation to reform 文/官世峰 2019年全球民主指數(Democracy Index)與清廉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已在今年1月22、23日先後出爐,從中皆能看到馬來西亞新政改革的起色,值得鼓舞。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最新發布的民主指數報告,稱2019年為「民主倒退」和「群眾抗爭」的一年,尤其是全球平均民主指數從2018年的5.48分(10分為最民主,0分為最專制)跌至2019年的5.44分,乃民主指數自2006年推出以來最低的平均得分。所幸馬來西亞在逆流中前進,從2018年的6.88分上升到2019年的7.16分,得分創下歷史新高,在167個國家的排名進步9位至第43名。至於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佈的清廉印象指數,馬來西亞的得分也從2018年的47分上升至2019年的53分(100分為最廉潔,0分為最貪腐),廉潔排名躍升10位,在180個國家位居第51名。自一馬公司醜聞爆發以來,馬來西亞2016至2018年連續三年一直停滯在50分以下,終於在2019年有所突破。反貪績效獲正面肯定 希望聯盟政府2019年1月啟動的《2019至2023年國家反貪大藍圖》(National Anti-Corruption Plan, NACP)正好剛滿一周年,我國這次在清廉指數的表現,是對大藍圖首年績效的正面肯定。以上兩項指數普遍被公民社會乃至學術界用來觀察及衡量一國良政善治(good governance)的水平。許多研究點出了民主與廉政的關係,即擁有較高民主指數得分的國家,一般也會有較高的清廉印象指數得分。2018年大選後,馬來西亞在兩項指數雙雙呈上升趨勢,意味著走在正確的軌道。然而,馬來西亞在民主指數的得分仍被歸類為「部份民主」(flawed democracy)而非「完全民主」(full democracy),當中還有很多進步空間,稍有不慎也會遭到威權主義反撲。畢竟,推動制度改革、鞏固民主,是希盟選前和選後一直主打的議程。以國會改革為例,希盟政府仿效英國、加拿大等西敏制民主國家,把公共賬目委員會主席一職交由在野黨議員擔任,以期更公正地監督政府施政,調查當中弊端。這也代表希盟賦權在野黨並打開跨黨派合作的空間,由政府後座議員與在野黨議員共同加強立法機關的制衡效能,遏止任何可能的貪腐。改革國會促透明防弊 2019年,公賬會針對不同課題共召開68次會議,包括傳召前任、現任官員供證協助調查。公賬會在2016、2017及2018年分別只有27、18與26次會議,但2019年的會議次數幾乎已逼近前三年的總和,運作更為活躍與積極,真正成為國會議員確保政府問責的重要平台。國會未來也將依據政府各部門成立更多相對應的委員會,國會議員按照各自的專業、興趣,透過不一樣的委員會分工,讓國會更有效地監督各行政部門。譬如目前已有的國防與內政特別遴選委員會,政府在推動軍事與防務透明化的《國防白皮書》中,就列明該委員會在監督國防及安全事務方面扮演吃重角色,尤其確保國防預算和開支符合白皮書的方向,防止任何濫用及舞弊等不當行為,避免前朝的軍購、換地醜聞再度發生。警務改革也不宜再延,特別是要加速獨立警察投訴及行為不檢委員會(Independ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