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ALA LUMPUR, MALAYSIA - APRIL 19, 2020: Police personnel from health department sanitizing lockdown area to prevent the spread of the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outbreak.

我国急需一个全面的策略来拯救生命和生计以面对全面封锁令(FMCO)和国家复苏计划(NRP)的失败

义腾研究中心经济团队于2021年7月12日发表文告:

2021年7月3日,我国政府予巴生谷内的许多地区实施了加强式行动管制令(EMCO)。虽然目的是为了遏止确诊病例,我国已在早前的 FMCO 封锁中陷入了困境。自6月以来,非基本经济领域(non-essential)的经济活动更加停滞,我国国人的收入来源、产品供应链以及投资者的信心也经历了严重的打击。同时,部分经济领域的确诊个案也没有减少的趋势。由此可见,全面行管令和国家复苏计划的效用不大

加强式行管令的实行显示了我国在在抗疫这方面仍旧缺乏有效且稳固的策略。若继续一味的依赖封锁政策,将进一步导致国民的健康和生计无以为继。

义腾研究中心的“和谐共荣计划”建议十项策略以应对疫情所造成的社会和经济挑战。我们於六月杪所发布的第一项策略强调大规模检测的必要性。以下文告将介绍由王建民博士、弗雷德里克(Frederik Paulus)和在迪星(Jaideep Singh)所提出的第二和第三项策略。

 

策略2:利用科学和数据原理,有效重开经济领域

在第二项策略中,我们强调实施全面封锁只是权宜之计,非长久之计。分成四阶段的国家复苏计划内容含糊不清,也未能提供一个明确的应对策略。我们在此呼吁抗疫策略应动态化,而非采取一成不变的标准运作程序(SOPs)。此外,SOPs 应听取利益相关者(Stakeholder)的意见,利用实地数据定期进行更新,并根据不同群体和各行业的传染风险度进行调整。政府必须采取双管齐下的方法来重开经济领域:

 

  • 选择性重开经济领域。采用统一的方法对抗疫情已无用。我们必须停止用“基本经济领域”(essential) 和“非基本经济领域”(non-essential) 作划分,并着重于如何防止疫情蔓延于工作场所
  • 通过使用“吾安” (MySejahtera) 数据和追踪数据逐步实施重新开放传染率较低的领域(其中包括户外空间)。
  • 根据新冠病毒通过空气传播的科学依据,SOP必须考量室内空气品质。例如比利时政府要求室内空间的二氧化碳含量不得超过1200ppm。
  • 强调公私合伙制定工作场所相关的SOP,以确保实用性和有效性。
  • 国家复苏计划的第2和第3阶段应采用创新的解决方案,让更多合适的行业逐渐开放,并停止区分基本和非基本经济领域。实施有效的SOP,原则上没有任何经济领域因“风险太大”为由而无法开放。
  • 谨慎重启国际旅行,考虑实施泡沫原则以限制人与人之间的触碰。
  • 实施居家学习和课堂学习相互替代的方式,分阶段重开校园,针对上学的儿童制定严格的SOP,例如葡萄牙英国
  • 全面,一致和动态的SOP。葡萄牙於2021年初实施的放松封锁措施是很好的个例。它在每个阶段提供明确的抗疫方针,强调尽量减少室内活动,实施人潮限制,同时也平衡企业的需求:
  • 有效执行SOP–不采用双重标准;
  • 果断的决策–征求主要利益相关者的意见,改善决策,不U转或反复改变主意;
  • 根据疫苗接种率和疫情的变化,动态地调整SOP

 

策略3:对雇主和雇员提供持续的、有针对性的经济援助

若全国封锁严重破坏人民的经济来源,即便控制了疫情(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这项措施也不算成功。自2020年2月以来,我国政府已经推出了9 项总额达 5300 亿令吉的经济刺激计划,帮助受影响的家庭和企业。

即便这些计划为以后的决策提供了先例和框架,值得被赞扬;但基于封锁的程度和持续时间过长,我们认为,这一些经济方案仍无法解决国民当下所面对的困境。我们对这些援助方案的观点为以下几点:

 

  • 这些援助方案中大部分的拨款并不是政府的直接财政支出,而是来自延期付款(延期贷款)、贷款担保(由政府机构和国家银行所提供)以及个人的公积金(EPF)存款。直接财政支出总额仅有876亿令吉,只占了九大方案中的16.5%。
  • 给予企业的援助严重不足,尤其是受影响最为严重的中小型企业如旅游业和零售业。大多数措施,好比如工资补贴计划和贷款担保计划,对于许多企业来说申请程序过于繁琐,亦或者改变不了其资金现况。
  • 给予个人和家庭的援助也同样严重不足,特别是给非正规经济(informal sector)工作国民的援助。例如,人民关怀援助金(BPR)给予的金额数额很少。

 

对予上述计划的不足,我们提出以下建议:

 

  • 在新冠疫情期间,将债务占国家生产总值的比例(Debt-to-GDP Ratio)和利息备付率(Interest Service Ratio)由原有的15%提至更高的水平,并至少持续5年之久,直到疫情在受到控制后,我国经济进入复苏期为止。
  • 提高支出水平,增加资金注入给严重受疫情影响的个人和小型企业。
  • 在不损害小企业和个人利益的前提下,寻求有别于传统模式的方法增加收入。例如通过国家信托基金(KWAN)、财政部或者征收特别收益金(Windfall Tax)
  • 加强社会保护,特别针对在非正规经济体工作的员工和临时员工。为这类群体提供全额,而后50%的补贴以缴付就业保险(EIS)。

现有的封锁模式,加上在执行SOPs 时缺乏沟通以及对弱势群体援助不足,间接地导致国民在抗疫过程中,增添了不少经济与精神上的压力。放眼未来,我国需要合理的SOPs 和充足的经济援助 — 还有提高疫苗接种率 — 才能有效确保我们朝正确的方向前进,而不是失去更多的生命和生计。

 

点击阅读”和谐共荣计划” 策略2 策略3.

-Published in Sin Chew Daily and Kwong Wah Yit Poh on 12 July 2021, Nanyang Siang Pau on 13 July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