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缓经济衰退的冲击 | We need to ‘flatten the curve’ of economic recession, now – REFSA

COMMENTARY

MAR 26, 2020

减缓经济衰退的冲击

We need to ‘flatten the curve’ of economic recession, now
 
文/陈宇航与郭艾薇
 
 迈入行动管制令超过一周,为了应付疫情而采取的“压平曲线”(flatten the curve,管控)措施,其对经济带来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关门的商店和冷清的街道就是让人触目的例证,尽管经济并未停滞,但显然也没有正常的运转。
 
行动管制的影响,加上一月以来中国封城及管制造成到来的游客人数下降和供应链冲击的基础。导致社会整体的需求(公众不能外出消费)和供应(公众不能外出工作)下降。我们可能需要几周的时间,才能看到对经济影响的第一个指标,但这并不意味著我们可以在此之前袖手旁观。
 
尽管在现阶段几乎不可能量化疫情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影响,但我们可以合理的推算,这冲击是巨大的。经济学家皮埃尔·奥利弗(Pierre-Olivier Gourinchas)就估计,在经济恢复正常之前,经济活动会下跌3个月,首一个月下降50%,在另外两个月下降25%,导致GDP增长下降了近10%!
 
需大规模干预
 
来自中国的初步数据似乎证实了这一估计。今年首两个月工业产值下降了13.5%。城市失业率飙升,零售额下降了20%以上,而投资下降了25%。这些数字是史无前例的,并且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的情况要差得多。今年首两个月的数据,将令中国GDP下降13%,而严厉的封城措施仅仅是在1月23日才开始。尽管其他国家尚未发布此次疫情影响的数据,但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包括马来西亚在内的所有国家都会受到类似的影响。
 
因此,我们现在处于一个需要采取大规模干预措施,以防止国家经济结构瓦解的阶段。除了行动限制令带来的初始影响外,消费者和企业也将基于自身利益,采取应对的行动,削减支出和投资,但是在经济层面上,这有可能导致企业收入减少、贷款违约、银行减少贷款的恶性循环,进一步减少投资和消费等。
 
为了应对这一问题,皮埃尔·奥利弗提出把衰退的曲线“平缓”,呼吁采取财政措施以补贴所有在经济衰退初期失去收入的个人或企业。这建议的成本是巨大的。如上所示,我们假设疫情冲击可达到GDP的10%。对马来西亚而言,这意味著将需要1500亿令吉的财政配套。别忘了,在2月底宣布的经济振兴配套,也只有200亿令吉,而其中一些措施(如国内旅游折扣券)已不再适用于行动管制令下(相比之下,在2009年的金融危机时,推出的经济振兴配套则高达600亿令吉。)
 
同样,美国国会也在辩论著约2兆美元(8.7兆令吉)的经济刺激方案,约占GDP的10%。甚至德国,这个一向主张平衡预算和财政责任的国家,也推出振兴经济计划,并宣布暂停宪法中规定的政府债务上限。德国宣布的财政刺激方案总额为3560亿欧元(1.68兆令吉),也约占GDP的10%。
 
我们可以承担推出类似的计划吗?举例来说,马来西亚的债务占GDP的比例与德国相似。同时,马来西亚政府债券收益率在2月份达到最低水平,尽管此后一直在上升,这显然是对全球经济不确定性的反应。但马来西亚和西方经济体之间的资本流动动态,却是很大不同,这无疑限制了财政政策的制定,加上油价暴跌也影响了国家收入。无论如此,在政府可增加借贷的情况下,经济振兴方案还是有很大发挥空间。
 
弥补收入损失
 
要如何让振兴方案发挥作用?我们曾强调了需要弥补企业和个人的收入损失。对于企业,财务支持能让企业留住员工保住生产力。对于个人,弥补收入损失可确保人们维持现有的生活。前一轮振兴经济配套中提出的大多数措施都是有效的,但总的来说,其需要扩大规模和范围,以覆盖整个经济面,而不仅仅是特定的领域和工人。
 
对于企业而言,这种支援可以采取额外的拨款方式,通过为公司提供融资的公共实体,提供额外的资金,例如上一轮振兴配套中宣布的贷款机制。此外,政府应考虑设立一个投资于破产企业的股权基金。国家银行也必须增加金融机构的可用资金,确保它们继续提供融资并放宽贷款条件(例如暂停偿还贷款)。
 
如果对公司的援助达到预期效果,则大多数员工可保工作,继续有收入,实际上,维持就业应是公司获得援助的条件。但是,对于失业者,应增加现有计划(如“就业保险计划”)的补贴,以使这些补贴可以达到近似新失业者以前收入的水平。这措施也应扩大到包括零工经济中的自由职业者,甚至应考虑补贴非正规经济中的员工,因为这也是我们总体经济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B40援金应增加
 
同样,此时发放于B40阶层的援助金也应增加,例如,基于低收入家庭面对更大挑战,在接下来的两个月中,给于生活援助金计划下的410万个家庭,每月额外的1000令吉。以此计算,这项措施将耗资约82亿令吉。政府也应考虑向低收入家庭学生提供补贴,以购买手提电脑和互联网配套,使他们可以在线学习。关键是要确保疫情期间企业和员工的收入不会大幅下降,并保著未来的生产能力。
 
需关注的是,应对经济震荡,需采取激烈措施,以让企业渡过此难关和维持就业,这是能理解的。但是,应小心避免2008年发生的亏损就社会化和盈利就私有化的情况。对企业的补贴或支援应有明确的条件,首先要保证维持所有工人的就业。接下来,获得援助的公司应同意在未来五年中暂停支付股息,并停止股票回购。同时也应限制高管人员的薪酬。
 
一旦这场危机过去了,就需要对我们的经济体系中的弱点,进行长远以及深入的探讨,并采取相应的政策。但是目前,需要采取大胆且立即的行动来挽救我们的经济。
 
 
 

— 2020年3月26日刊登于《东方日报》

Your Cart
Libr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