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Hun Oriental Daily

紧急状态和MCO2.0对社会经济的影响

为了抗疫与稳定政局,政府出台行管令(MCO2.0)及紧急状态作为应对方案,以压低疫情曲线。但许多民众却为此苦不堪言。究竟MCO2.0会对大马整体经济造成多大冲击呢?

经济学家拿督蔡兆源认为,政府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的目标是展望6.5%-7.5%的经济成长,但是一开年就实施MCO2.0,经济势必受影响。

“由于经济活动放缓,财案中的经济成长目标一定会有冲击。最终能否达到经济成长目标,要视整年的局势发展,大马有没有办法控制疫情,经济有没有办法复苏。”

对于紧急状态的实施,蔡兆源认为,以目前疫情的严重性,有必要实施行管令来控制,在同一时期,大马面临政局不稳定的情况,政府无法专注抗疫,紧急状态或许能够发挥作用,相信对抗疫方面会取得积极作用。

他认为,丑媳妇总有要见家公的一天,紧急状态未必能给大马政局带来长远稳定,只是把问题延后而已。

蔡兆源指出,宣布紧急状态给经济带来的最大影响在于,带来不确定性因素,从投资者角度来说,投资不是看短期,比如投资者要不要建厂,基本上看的是长期政策,不确定性越少越好,如果在未来一年,政局和政策依然不明朗,投资会望而却步。

“虽然,紧急状态可以让当权者专注抗疫,暂时一两个月不用头痛政治问题,但是对于投资和经济,我认为没有办法提供确定的因数。”

义腾研究中心执行总监陈宇航认为,从抗疫层面来看,紧急状态没有必要实施,在行管令下,政府可以采取各种方法来抗疫,包括更广泛的检测、隔离政策、数据共享等,这些其实都不涵盖在紧急状态范围内。

她称,从经济角度来看,紧急状态在短期内,对经济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因为紧急状态没有阻止经济运作。

“但是长期来看,紧急状态会带来不确定性,政治、经商环境、政策都无法预估,而一般上商业投资最大的考量就是不确定性。”

她称,紧急状态长期下去,在某种程度可能会带来反效果,尤其影响大型投资和采购,牵连到经济发展,大马能否实现经济成长目标还需要观察。

陈宇航称,在更多商家和业界能够运作的情况下,今次行管令比较宽松,给经济带来的冲击会比去年少,经过第一次行管令,有不少业者已经做好准备,至于能否生存是另个问题。

民政党总秘书麦嘉强律师认为,根据他的观察,为了兼顾经济,今次MCO2.0政府有做了一些调整,比第一次宽松一些,如律师行在第一次MCO时不能营业,但这次可以运作。

他称,紧急转态主要目的是稳定政局,现在国家政治不稳定,而政治动荡同样对经济带来负面影响,因此政府采取了紧急状态来稳定局势。

需要人民选票 国盟不敢滥权

民政党总秘书麦嘉强律师相信,现政府不敢滥权,因为国盟的政权并不稳定,如果滥权触怒人民,在来届大选等于是死路一条。

“说难听,紧急状态可以为自己政治力量和利益扎根,但现政府不会有胆量滥权,因为他们始终需要人民的选票。”

他指出,在国阵政府时期,由于国阵力量过大,若实施紧急状态可能容易出现滥权问题,但国盟政府是弱势政府,获得的支持并不稳固。

他形容,MCO2.0加上紧急状态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希望政府会利用好紧急状态所赋予的权力,来搞好一些政策,为民谋福。

义腾研究中心执行总监陈宇航称,在紧急状态下,紧急状态给当权者很大空间来做出决策,掌握了很多不受监督和制衡的权力,如何制衡权力和防止当权者滥权,非常重要。

陈宇航认为,当个人和某个组织没有从国家角度出发来思考最好做法时,民主方式的制衡就是避免错误政策的出现,而国会扮演至关重要角色,来确保政府的政策具有透明度、捍卫人权,以及民主。

她说,国州议员是与平民距离最近的代议士,也最了解社区,从这个角度来看,国会暂停意味著人民失去了一把声音,在这种情况下,当权者其实可以不聆听民意,去推行他们所认为的最适当政策。

她指出,在紧急状态实施前,在野党也多次释出善意,表示愿意促成跨党派合作,与国盟政府合作抗疫,如果采用种这种合作方式,政府可以通过一个比较民主渠道辩论,设立措施和振兴配套,帮助人民和经济。

探讨转型 重组国家经济结构

义腾研究中心执行总监陈宇航称,疫情是一个全区危机,但也是一个重组国家经济结构的机会。

她认为,由于疫情给经济带来艰巨挑战,也让一些问题浮出水面,比如外劳课题。

她称,长远来看,大马发展要视政府政策怎样去应对,利用危机来探讨转型经济,创造高收入工作机会。

陈宇航举例说,疫情让我们看到了大马依赖外劳的问题,如果企业借此发展自动化和数码化,政府鼓励商家转型,那么将会改变大马经济。

经济学家拿督蔡兆源认同转型的看法,他说,大家一直谈到经济复苏需要政治稳定和政策明朗,但一个重要的是经济如何转型。

他说,政府提出6R大方向,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没有明确谈到改革,而是留到第12个大马经济计划,但现在受疫情影响,计划是否有变动也不得而知,因为疫情冲击,必须首先让更多人生存下去,支撑生计。

他指出,其实从国家发展来看,怎么让人民有更高收入,有舒适生活,是比较实际的目标,让更多的B40变成M40。

与此同时,蔡兆源也认为,企业方面也一定要很认真看到转型,比如数码化和机械化。人民的思维也要转变,,如果企业能转型,提供高价值工作,人民本身也要有能力胜任。

蔡兆源称,在行冠令期间,就个别领域来说,属于有人欢喜有人愁,无法开门的实体店会受到打击,通过网络平台来运作的业者,在这段期间的生意反而增加。

对于关于经济方面数据预测,陈宇航说,在今次MCO2.0,已知道的定数是限制没有第一次严格,更多商业领域开放运作,依照这样的逻辑,经济冲击会比第一次少,。

但是,她认为,数据本身对平民百姓已经不重要,大家关心的是在非常时期,有没有工作,能不能养活家人,薪水是否受影响,这些担忧是数据反映不了的。

“很多商家已经在挣扎求存,整体损失减少了多少,对人民和商家没有什么意义,大家更应该关注的是失业问题,贫富悬殊因为疫情扩大的问题。”

–  Reported in Oriental Daily on 14 January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