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46f1b17dffd5bc8ad7e1d26ec1e3d7

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

By Liew Chin Tong 

在上一篇《重谈官联公司角色》一文中,相信大家都能理解我为什麽认同政府应介入国家的经济活动。然而无可否认,当下我国大部分的官联公司和官联投资公司都集中在会对环境造成污染、对本地劳工不友善,对大众医疗保健无正面帮助,以及过度金融化的种种领域。一些指责也表示官联公司缺乏公众诚信,容易被政客滥用,这些问题都必须解决。

调整官联公司方向

但是我们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我们要做的是调整官联公司和官联投资公司的方向,以期实现共同的社会目标,而不是彻底废除它们。

我们正处于一个有趣的时代。在美国经济学家傅裡曼提出以股东利益最大化的 “股东资本主义”(Shareholder Capitalism)主导世界经济思潮半个世纪以后,世界各地许多企业,包括世界经济论坛创办人施瓦布(Klaus Schwab)现在纷纷反思,开始推广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Stakeholder Capitalism)。

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指的是一间企业除了给其股东带来经济利益之外,也应该照顾和服务该企业的员工、客户、消费者甚至週遭的环境。除此之外,企业同时也负有监管资本主义过度投资的责任,避免整个体系的崩溃。如今,资本主义的存亡更多依赖于企业是否提供员工更好的薪资待遇,是否对环境友善以及是否有给客户提供最优质的服务。

更重要的是,企业意识到消费者是精明和睿智的,客户对企业的一些无良举止更加敏感,并付诸行动杜绝由奴隶制或者焚烧树林所製造的产品。国际新闻媒体聚焦于我国手套製造商使用廉价的外劳只是一个序幕,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行业被消费者要求符合更高标准,如确保减少贫富差距,从而降低资本主义被破坏、挑战和崩溃的风险。

当然,这就是ESG原则提出的中心思想——企业以民为本,全方位实施服务社会、照顾环境及企业治理责任。

由此可见,我们应该认真检视马来西亚官联公司和官联投资公司的宗旨和角色。如果私营企业都被要求重新审视其存在的社会目的和利益相关者的福祉,那麽马来西亚的官联公司和官联投资公司也责无旁贷。如果世界各地的私营企业必须接纳ESG原则,那麽ESG原则就应该成为官联公司和官联投资公司的任务理念。

官联公司不应只为牟利

官联公司和官联投资公司的营业目的不应该只为牟利,亦不是拿马来西亚普通百姓的福祉作为代价。这些提供国有资金的公司必须奉行确保“马来西亚人的经济安全和经济尊严” 这一原则为其存在目的。

政府应该扮演著调动社会资源的重要角色,对官联公司和官联投资公司的资源进行分配,创造有利于公共以及私有企业投资的商业环境。在讨论马来西亚如何进步与发展,我们必须考虑官联公司和官联投资公司如何应用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的理念和ESG原则。

在此提出一些示例,尽管以下的例子仍有许多可补充之处。

第一,原油业;随著可再生能源的崛起,全球对于原油的仰赖也会随著时间的过去而减少。国油公司应将其资金转移至研发可再生能源的项目上。这完全符合保全国油公司自身的利益,这类项目不仅仅能给国油带来好处,一旦成功也可同时惠及社会大众。

第二,房地产行业;那些坐拥吉隆坡地区许多土地的官联公司和官联投资公司,应减少投资扩张城市规划的资金,转移其资源为吉隆坡市区内建造更多混合模式的房屋计划。这些房屋不一定要全数售出,一些房子可作为长期出租形式,租给中产阶级。另一方面,这些公司旗下许多坐落在吉隆坡市中心的空置办公楼,或许也可以转型成新型出租公寓供年轻人居住。

第三,种植业;木威区国会议员倪可汉对于我国棕油业有其独到的见解。他提出,马来西亚经济作物由橡胶业转至油棕业的过程中提升了经济效率。打比方说,在同样的一片土地上种植橡胶需动用7位劳工,而棕油只需一位就足矣。

然而,一些国家比如印尼拥有比马来西亚更低廉的劳工成本,加上我国本地的土壤,至少在半岛,可能已经没有邻国来得肥沃。因此我国应该制定一个20年计划,让棕油种植业转型至种植其他经济作物。除了高产的粮食供应外,木威区国会议员倪可汉同时也提出木材种植业也可取代油棕成为新的经济作物,因为其中劳动力的转换和当初橡胶转油棕种植的原理一样,节省人力资源。

此外,我国製作的木质家具在国际上享有美名,因此为木材种植业提供了需求来源。另一方面,在选择以种植木材替代棕油之后,执法单位也能全面禁止任何形式的非法伐木,尤其是对原始森林的砍伐。

那麽谁该迈出改变的第一步呢?拥有种植业的官联公司和官联投资公司可充当这个重要的使命。这些公司必须著重考量一个长期、可持续性福利马来西亚经济,员工,行业和环境的土地开发计划,以带动我国的经济发展和为私有企业树立一个可实行的模式。

第4,医疗保健业;拥有多家医院或其他与健康相关企业的官联公司及官联投资公司,需要以一种新的保健医疗集资模式开展工作,该模式必须确保所有国人都能获得高质量的医疗服务,不仅要为另一场疫情大流行做准备,更重要的是要应对社会老龄化问题。

目前,我国实际上有三种不同提供医疗服务的系统:政府医院,官联公司和大型企业集团拥有的私立医院,以及个人和小型企业拥有的各地私人诊所。在应对新冠疫情时未能整合私人医院和私人诊所已成为卫生部的重大失误。新冠疫情危机不会是我国面临的最后一次医疗危机。我们需要寻找某种模式将所有三个系统整合到一个平台中,以共同面临马来西亚人的医疗保健需求。目前,我对这将是个什麽样的模式仍没有确切的答案。它是否如国家心脏中心(IJN)模式,一个国有企业但优先考虑公共利益的医院吗?还是一种遵循保险计划的模式?仰或是由公共──私人领域联合支持资金的模式?官联投资公司,尤其是公积金局与社会保险机构应拿上这个重任,特别因为供款人的健康状况与基金的未来财务状况息息相关。

政府应推动经济活动

第5,银行与金融业;和其他官联公司一样,追求利润最大化不应该是国有银行的金融政策最终目标,尤其当过度追求这个目标某程度上搓成信贷泡沫(creditbubble)和其效应带来的产业过剩状况。很明显的,银行不应该为了任何个人利益而运行,因此,那些有意利用银行来满足私慾的政客应该遭受法律制裁。

国有银行必须在其贷款和投资决策中开始应用ESG投资原则。马来西亚通过其在伊斯兰银行业的领先地位对这种限制并不陌生,后者规定业界应避免採用金融工具的形式。未来,银行要避免为任何会导致原始森林被砍伐或有毒工业污染环境的公司提供贷款。

如前所述,若银行决定不採取行动,他们的储户、投资者和公众将在未来几年内更加关注这些作风。银行应意识到这一点,并现在就立即採取相应的行动。总结而论,我发现马来西亚对于官联公司和官联投资公司的论述过时。我们依旧滞留在争论政府是否该插手于国家经济。争论一方主张政府应该退出市场;另一方则捍卫官联公司与官联投资公司为保护马来人利益的机构,或为国家提升收入的高效私营企业。这两种论述没有讨论到此课题的核心重点。

随著全球金融风暴和新冠肺炎的肆虐,对于政府是否该干预经济的话题已告一段落,答案明显的是──“应该” 。如今讨论的重点应是政府该以什麽形式参与,推动经济活动。

人民理应得一个精明、正面参与和具有同理心的政府,正如我们拒绝一个贪腐、无良、不称职的政府。当下最重要的便是探讨政府应该如何塑造一个适合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发展的环境,及如何让国民感受到自身经济有所保障,并让我国国民能有尊严的在富贵,自主和充满活力的社会裡生活。

 

点此阅读作者上一篇评论《重谈官联公司角色》。

– The article was published in Oriental Daily as two separate articles on 3 April 2021 and 4 April 2021.